您现在的位置:葵阳武维资讯>财经>实控人增持不“达标”金正大数十亿预付款陷迷局

实控人增持不“达标”金正大数十亿预付款陷迷局

2019-10-31 11:16:58 浏览量:4995

实际控制人增加了他的持有量,但未能“达到标准”。金正大数十亿美元的预付款陷入困境。

由于增加的金额低于承诺金额,金正大实际控制人万·廉布收到了监管函。交易所发出了三封信,询问该公司超过40亿英镑预付款的去向。

总市值106亿元的复肥行业第二大金正大正经历关键时刻:股价下跌,年报出具有保留的审计报告,深交所自年报发布以来多次询价...

公司股价持续下跌,金正大的实际控制人和管理层也做出了努力。去年9月,金正大董事长兼总经理兼实际控制人万·廉布、公司管理层和核心员工计划增持股份。其中,万廉布承诺增加金额不低于2亿元。然而,今年9月18日,万廉布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要求将金额提高至承诺金额以下。

万·廉布增加自助份额的计划似乎并没有将金正大从金融动荡中解救出来。截至9月20日收盘时,在a股复合肥市场的7家上市公司中,金正大的股价最低,其动态市盈率高达815倍。不仅如此,40多亿元预付款在金正大的去向也备受关注,公司仍在进行自查。

9月20日,《新京报》的一名记者就万廉布的财务状况给金正大秘密办公室打了几次电话,但没有人接听。

保存股价:

实际控制人并未“达标”增持股份,回购计划也尚未实施。

在2015年5月底牛市见证股价小幅飙升后,金正大股价开始呈现持续下跌趋势。2018年9月10日,金正大收盘价为每股5.84元

2018年9月11日,金正大宣布,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和实际控制人万·廉布、公司管理层和核心员工,利用自有资金和自筹资金,在宣布之日起12个月内增持金正大股份。其中,万廉布承诺增持不少于2亿元人民币,增持比例不应超过金正大总股本的2%。

然而,这一增加尚未完成。金正大今年9月1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8年9月11日至2019年9月10日期间,万廉布、管理层和核心员工通过集中竞价共增持股份1.94亿元,合计2974.4万股,占公司股份总额的0.904%。其中,万廉布增持人民币1.39亿元,不低于承诺增持人民币2亿元。

公告还披露了增持未完成的原因:自增持计划实施以来,增持期因定期报告窗口等因素导致交易时段更加敏感而缩短。此外,由于今年以来国内市场环境和经济政策的重大变化以及整体市场资金收紧,增持量没有达到增持计划的下限。

由于万廉布未能履行增持承诺,深交所于9月18日发出监管函。万廉布的平均涨幅为7.07元/股,而截至9月20日收盘价,金正大的收盘价为3.24元/股,比平均涨幅低50%以上。换句话说,万廉布的持股在未完成的情况下缩水了近7000万元。

此外,临猗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猗金正大”)和万廉布已承诺持有金正大的大部分股份。截至2019年上半年,临猗金正大的质押率为98%,万连埠的质押率为82%。当股价下跌时,质押率过高,可能导致股票爆炸的可能性。

截至9月2日,由于股权质押回购业务违约,临沂金正大部分股份被动减持至3283.55万股,占总股本的0.9992%。然而,临猗金正大的被动减排计划尚未实施。

为了提振股价,金正大还打了一套“组合拳”。除了增加实际控制人的持股,今年1月31日,金正大提出了回购计划。它计划用自己的资金通过集中竞价回购该公司的股份。资金总额在8亿元至15亿元之间,回购价格不超过9.88元/股(含9.88元/股)。回购期将于2020年2月18日结束。截至今年8月17日,该公司尚未开始回购股票。

主要股东变更:

机构股东拥挤,雅戈尔再次下跌

在资本市场上,金正大受到机构的欢迎。截至9月22日,59只基金在金正大持有头寸,占总股本的6.11%。63家机构持股,占总股本的48.53%。在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除林翼金正大和万廉布外,其余八名股东均为机构股东。然而,随着金正大股价的下跌趋势,机构压力也在逐渐加大。在前十大股东中,第三大股东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和不断进出前十大股东的汕头惠生投资有限公司尤其令人担忧。

杨格近年来频繁涉足投资领域,于2012年4月成为金正大第三大股东。杨格当时宣布,其全资子公司杨格投资有限公司以现金出资8.3亿元,以每股11.06元的价格收购了德国投资发展公司(deg)持有的7500万股金正大股票,占金正大总股本的10.71%。

根据2012 -2018年度报告统计,雅戈尔通过出售其在金正大的股份对利润的总影响为4.37亿元。2019年上半年,雅戈尔在金正大再次减持2375.89万股,占其股份的17.65%,盈利1.02亿元。在持股7年多之后,雅戈尔通过出售股票从金正大筹集了5.39亿元,与收购价格仍有2.91亿元的差距。目前,雅戈尔仍持有金正大3.37%的股份。

与雅戈尔作为金正大第三大股东的稳定地位不同,汕头惠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头惠生”)不断进出金正大十大股东。根据调查资料,汕头惠生曾出现在金正大2017年半年度报告和2018年季度报告的前十名股东中。汕头惠生由自然人孙邵鹏和陈艳丽直接持有,分别持有56%和44%的股份,法定代表人为徐明。

汕头惠生此前曾与另一家上市公司的前实际控制人莲魏飞发生债权纠纷。

熟悉二级市场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上市公司前10名股东的频繁进出,如果不是清仓大甩卖,将通过正常交易赚取差价。如果这是清仓大甩卖,很容易引起对内幕交易的怀疑。

预付款“谜题”:

数十亿元人民币未进行实物转账,公司正在自检。

一方面,股价下跌;另一方面,金正大的表现很差。自2016年以来,金正大的净利润逐年下降。

2018年郑达年金实现营业收入154.82亿元,同比下降21.94%,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4.21亿元,同比下降41.10%,非盈利净利润3.62亿元,同比下降45.09%,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15.38亿元,同比下降203.18%。截至2018年底,金正大应收账款为5.67亿元,增长1.17%。

2018年年报披露后,金正大再次陷入金融漩涡。大新会计师事务所为金正大出具了合格的审计报告,一度震惊资本市场。

大新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金正大以预付货款的名义与其关联方诺伯特·冯(中国)农业有限公司进行了大额资本交易,截至2018年12月31日,预付款项余额为37.14亿元。截至审计报告之日,没有收到任何货物,也没有追回任何款项。金正大还与日照豪农贸易有限公司、临沂露莉贸易有限公司等单位进行了大量资金交易,通过提前还款核算,截至2018年12月31日,这些单位的提前还款余额为6.08亿元,其中大部分未实际购买和入库。

对于上述情况,深交所已发出两封询问函,询问巨额预付款的去向。金正大答复称,2018年5月,金正大和来宝丰与临猗金正大和万林堡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诺贝尔丰在2018-2019年需要向公司提供40亿元的商品,2018年需要3.17亿元,2019年需要7.96亿元,目前需要11.13亿元。由于公司没有严格按照协议控制资金支付进度,资金支付进度超过货物采购进度,导致2018年底预付款余额较大。上述预付款被确认为商业资本交易,由商业资本占用。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金正大的收入和净利润再次下降,达到76.77亿元,同比下降43.52%,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29亿元,同比下降48.76%,不含非营利组织净利润为4.02亿元,同比下降50.42%,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5.32亿元,同比下降47.86%

根据半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诺富芬累计完成供应13.69亿元,金正大对诺富芬的预付款余额降至25.92亿元。金正大仍在对前一年没有实物流入的贸易收入进行自查。截至报告期末,金正大预付款余额为66.5亿元,比报告期初增加14.23亿元。

半年度报告披露后,深交所于9月16日再次发出质询,要求金正大解释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何向来宝提供货物供应担保,以及实际控制人与来宝是否有任何关联关系或利益交换。深交所将结合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资本状况,说明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是否具有相应的履约能力,以及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是否变相占用上市公司资本。

9月20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金正大特勤局,询问万廉布的资金情况和预付款,但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张倩蓉)

上一篇:浦东恒大华城新华苑 VS 中冶尚城,哪个更宜居?

下一篇:如何让你家孩子,被老师更喜欢?

© Copyright 2018-2019 lexallen.com 葵阳武维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